在线咨询|  预约挂号|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动态 > 医院动态
黄杨娟:我就是想帮一下那些平凡的人!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2-12 08:55 浏览:

2月8日凌晨,黄杨娟的丈夫开车把她送到汉口香港路城市快捷酒店。黄杨娟跟丈夫告别,她说:“我们可能要分别两个月了,等我回来啊!”

黄杨娟还是一样的乐观与坚定,但他的丈夫内心却充满了焦虑与不安。

黄杨娟是武汉市普仁江岸医院新村社区服务中心的主任。

进入2020年以来,黄杨娟每天都很忙。最开始,是要留意发热病人,分诊发热病人,统计上报发热病人的信息。那时候的她还没有料到,疫情的发展会这么迅速与严峻,她加班到深夜回家的时候还跟丈夫说:“马上就过年了,等这几天忙过去,我要好好休息几天!”

 

随着疫情的不断告急,武汉市封城,黄杨娟想要的假期是没有了,而且经常忙的整夜无法回家。

 

社区服务中心在这次疫情中承担着基层的大量工作。黄杨娟每天要接诊、分诊大量的病人,对于行动不变的患者还需要上门家访、上门送药,经常连续工作7-8个小时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因为病人太多,黄杨娟不得不开通了2部手机用来接电话,她说:“一部手机不够啊,很快就会被打没电。只能轮换着接电话,轮换着充电。”

 

1月23日开始,黄杨娟没有一个晚上能够完整的睡一觉。咨询电话不断,每个电话的那一头都是焦虑不安的人。“我在发热,我是不是得了肺炎?我能够去哪里就诊?我能够在哪里开证明转诊?”

 

同样的问题,黄杨娟说了无数遍,一遍比一遍耐心和细致。因为随着疫情的扩散,封城导致的焦虑,不安开始扩散,一个电话比一个电话急切、着急和悲观。

 

黄杨娟说:“这时候,只有我能帮他们啊!他们都是我社区的居民,本来就很不安与无措了,我不能不管他们啊!”

 

武汉市普仁江岸医院新村社区服务中心的所有人都一样,他们一心只想坚守自己的职责,一心只想多帮助一些人。

“只是累,我抗的住!”黄杨娟说。

 

但黄杨娟最不愿看到的是,没能被及时救助的患者。黄杨娟说:“每天都很多人,他们急,我更急。刚开始的时候,这些病人转了一圈又回到我这里,因为没有医院去,都满了。”

 

让黄杨娟压力最大的就是处理尸体。应相关部门要求,因肺炎死亡的病人尸体需要社区中心的医护人员协助处理。每次处理完这些尸体,黄杨娟总要难过很久,她问自己:“我还能做什么,我还能够做什么,怎么样能够让更多的病人得到救治?”

 

幸运的是,很快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完成,方舱医院启动,政府征用了多家酒店用于轻症的隔离。黄杨娟内心总算是轻松了一点,她担忧的这些患者终于有了归处。

 

很快,黄杨娟就接到通知——普仁江岸医院新村社区服务中心将接管一处酒店,该酒店接收轻症患者隔离。

 

黄杨娟立刻抽掉了社区中心的一名医生和五名护士组成了轻症隔离点专班团队,开始着手准备病人接治工作。

 

 

2月6日,一切准备就绪。

黄杨娟已经连续工作了20多天,每天工作接近20个小时。领导、同事、家人一再劝阻她,必须休息,身体才是继续战斗的本钱。

 

2月6日黄杨娟终于抽时间回家准备好好休息两天,然而这2天黄杨娟依旧没能好好的休息,她的2部手机不停的响。人不在岗,心中的牵挂更多。2天时间她接听拨打了数百个电话,到最后2部手机的电都扛不住了,她不得把2个手机都充着电,不断地接听、拨打电话。

 

2月8日的凌晨,轻症隔离点又打来电话,反馈了一些问题。黄杨娟跟丈夫说:“不行,我实在不放心那里。那是患者生死攸关的口子,进到我这里的病人,我守住了他们就可以回家了,我守不住也要让他们能够及时抵达到上级医院。我还是得去,那里需要我守住!”

 

2月8日的凌晨,黄杨娟抵达社区中心负责的隔离点,与丈夫挥手告别奔赴战场。

 

她这一挥手告别,意味着她将面临的是这场“战疫”中风险最高的地方之一,大量的病人,却面临着人员的紧张、防护物资的不足。

 

她这一挥手告别,留下的是丈夫的无限担心。她的丈夫说:“这个时候我们不需要英雄,我们也不呼唤英雄。我就希望,多一些人鼓励她,帮助她,让她多一些防护物资能够平安的归来。”

乐观的她,抗战的她,最美的她

 

2020的谐音特别美好,是爱你爱你。

 

但是2020年的开始,却让很多相爱的人分开、告别,让很多相爱的人连拥抱都变成了遥遥的一挥手。

如黄杨娟这样的医生太多了,他们一心只想帮助更多平凡的人,让更多在这次疫情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的人得到救治,让他们变成那个治愈出院的数字。

 

而我们,只希望。你们能够看到,他们的辛苦与努力。

而我们,只希望。我们都能尽自己所能,给他们一点帮助——

哪怕只是,一句加油;只是,一点鼓励!

 

>>>编后

黄杨娟的丈夫是武汉市普仁医院耳鼻喉科的成红政主任。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成红政主任说:“送她去隔离酒店之后,我焦虑了很久,后来想与其在家焦虑不如投身一线。我决定下批支援一定要上!我要和她并肩战斗,早日结束这场战役!”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上一篇:一线医生家属:肺炎无情,而你有情
下一篇:战疫者|被抢救中的患者紧紧抓住手,护士安慰说“我们都在”
医院介绍| 新闻中心| 科室导航| 专家介绍| 特色医疗| 科研教学| 护理风采| 普仁分院| 人才招聘| 健康体检|
友情链接:武汉科技大学